青海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为什么艺术家大多喜欢画裸女而很少有人画裸男

2019/11/09 来源:青海汽车网

导读

其实在19世纪之前,西方艺术中的人体一向以男性裸体为理想美标准。欧洲艺术学院体制从16世纪设立以来,即奉古典美学为圭臬,视历史画为最上等的画

其实在19世纪之前,西方艺术中的人体一向以男性裸体为理想美标准。欧洲艺术学院体制从16世纪设立以来,即奉古典美学为圭臬,视历史画为最上等的画类,而男子的体魄和神情最能表达人物的高贵情操。历史画取材自古代历史、文学、圣经,以恢宏格局展现英雄、神祗、圣人、烈士等教化人心的故事。因此,学院画家须培养阅读经典和知性想象的能力,熟悉解剖医学,从临摹古画和雕像中的男体开始,进阶到人体写生,调和理想与真实的人体,转化铺陈为宏伟叙事。最终男性裸体艺术于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的新古典画派,达到巅峰。

为什么艺术家大多喜欢画裸女而很少有人画裸男

《大卫的画室》这幅画,让我们看见这一画派的工作环境和共同目标。大卫的学生Léon-Mathieu Cochereau画出静穆简约的室内,一中年男模特脱去衣鞋,像雕像般端坐在暖炉旁的方凳上,定睛望向窗外,日光投射在他高大身躯上,木几支撑着手脚,墙上挂着辅助固定姿态的备用绳索。画面左侧有十来个师承大卫的年轻学子,手持各式的画具,全神贯注在人体写生上。

当时的画家需要描摹一个至多个模特的面容和肢体动态,赋予古典美的理想形体,搭配各式物件和背景,演绎经典故事的关键场景。大卫的另一个学生Jean-Auguste-Dominique Ingres,传承了刻画男体的纯熟技巧,掌握以人体表达复杂叙事的窍门。《阿伽门农的使者》是他获得1801年罗马大奖的一鸣惊人之作。这一幕取自荷马的史诗《伊利亚特》,休战拨琴的阿喀琉斯和叉腰闲立的帕特罗克洛斯,属俊美青年的精实体格,筋骨柔韧颐长。希腊联军使节奥德修斯和大埃阿斯,则身形魁武,线条坚硬。虽然此刻阿喀琉斯拒绝重返特洛伊战争,但全画绽放着壮盛的阳刚躯体,散发出英雄情谊的熠熠光辉。

为什么艺术家大多喜欢画裸女而很少有人画裸男

造成裸男图像由盛而衰的原因,首先是美学递变和历史画式微。学院体制维系着历史画中男性裸体的崇高地位,然而1840年代学院权威逐渐受到现代艺术家的挑战,历史画便失去了绝对优势,英雄式裸体也不再闪耀光芒。我们可从Jean-Léon Gérôme的《古希腊青年斗鸡》,看见历史画原有的雄浑庄严气势,转换为轻松亲密的气息。此画在1847年官方沙龙亮相时,精湛技法和生动的临场感深获好评。斗鸡是古希腊的传统娱乐,利用发情期的公鸡决战生死。相啄的斗鸡和健美的少男是画面焦点,身穿薄纱的少女面露惧色,更烘托出少年转大人的雄性气概。它承袭paul Delaroche所开创的历史风俗画(genre historique)路线,挑选平易近人的古代生活题材,透视旧时的日常习俗。

为什么艺术家大多喜欢画裸女而很少有人画裸男

历史风俗画多用盈亮平滑的笔法,融合视觉魅力和通俗话题,勾起人们窥看历史轶事的乐趣。它像是浅显易懂的小品,抓取引人入胜的生活细节,缩短观众和历史的时空隔阂。然而,当时的评论也有反对声音,指出历史风俗画稀释了真正历史画的宏观和洞见,使历史沦为肤浅表象和媚俗娱乐。向来犀利直言的诗人波特莱尔,即批评Gérôme过于匠气和造作,炫耀细密笔法和考古知识,但欠缺深广的想像力。波特莱尔主张想像力是浪漫主义美学的灵魂,也是现代艺术触动人心之钥,这却是 Gérôme的历史风俗画所缺少的质地,因为他透明如镜和信息丰富的画面,令人赞叹之余并未启迪人心。

虽然历史风俗画将高蹈的历史下凡,但它并非杀伤历史画的强敌。真正削弱历史画势力的对手,其实是日益众多的现代创作者,对于学院根深蒂固的画类阶级感到不满,于是反抗历史画的文化霸权。此外,中产阶级观众成为艺术赞助和消费的主力,他们偏好肖像、风俗画、风景画、静物等画类。针对此世风的转变,保守派人士喟叹中产阶级的历史文化涵养不足,品味庸俗又短视。开明派人士则欣然肯定,视历史画的衰亡代表神权政治和君主专制的瓦解。1867年古典派大师Ingres逝世,更敲响了历史画的丧钟。

到了19世纪中期,古典美学的至高地位陷入危机,学院传承的理想男体典范,也在现代艺术的发展趋势下,显得不合时宜,无用武之地。Honoré Daumier的讽刺漫画《画派之争:理想主义对抗写实主义》即显示当时艺术潮流的壁垒分明。在此诙谐的对峙场面中,垂垂老矣的古典主义画家迎战短小精干的写实画家。老画家的样子出自大卫的莎宾城女人,原本罗马国王英勇挺拔的备战姿态,被调侃成瘦削松弛的老翁,勉力比武。土里土气的写实派画家来势汹汹,让老画家的赤裸身躯显得脆弱滑稽。

写实主义倡导活在当代,拥抱自然和凡常,无疑冲击了古典主义的理想美。波特莱尔在1846年沙龙评论中,鼓励艺术家用心观察市井小民的生活点滴,浮华世界的流行事物,甚至从罪犯、情妇身上,去寻觅现代的英雄气概和美感。他认为每个时代都有各自的美感,而所有的美皆包含永恒和短暂双面,即绝对和独特两面。绝对和永恒之美,是从不同个体萃取出来的抽象美;独特美则源自情感,如情人眼里出西施般。波特莱尔也关切现代裸体画的走向:“裸体,艺术家的至宝,功成名就的要素,在古代和现今皆十分常见和不可或缺——在床上、澡堂、解剖剧场里都有。古今裸体画的风格和主题也同样的丰富,但是当前出现了一个崭新的元素,那就是现代美(la beauté moderne)。”

这段话有两个值得注意的重点:一、现代裸体画需要身体赤裸的合理情境,例如卧房、澡堂、教学医院。昔日的裸体画来自文学戏剧传诵的人物角色,现今绘画没有文本依据,但是得合乎生活常理。二、画家和所绘对象之间需有情感连结,才能传达现代人体的独特美感。于是,人体美脱离了古典的金科玉律,审美经验和情感因素是密不可分的。

既然现代裸体画打开了新的视野、题材、风格,但是为何男性裸体画仍然不常见呢?这关乎性别差异在人体画中的作用。在父权社会里,男性往往主导著艺术的制作、评论、交易和收藏,长久下来,异性恋男性的观看习惯和喜好遂成为主流价值观。当裸体画褪去历史、神话、宗教的外衣,它便倾向视觉愉悦、心理慰藉和官能满足的功能。英国作家约翰·伯格在《观看之道》里写道,文艺复兴以降裸女艺术的赞助者和收藏者多是男人,他们是隐形的性主角(sexual protagonist),借着观赏和拥有裸女画,证实自己是男子汉。的确,裸女作品在19世纪沙龙展览蔚为风潮,总是吸引大批男子凑近围观。但是,这类情色图像却令女性观众感到尴尬不安。女性观看裸体作品的经验,不若男性自由,她们的视线范围受到性别权力的规训。

在异性恋男性当道的视觉文化下,现代裸男画的产生动力和观看方式为何?这变成一道特别需要在人体美感和情境设计方面,拿捏分寸得宜的课题。Jean Frédéric Bazille所绘的《夏景(浴者)》是幅难得一见的男子群像,在1870年沙龙获选展出。Bazille和Monet师承同一位学院画家Charles Gleyre,具备人体写生的能力,并参照希腊雕像和文艺复兴艺术的范例。为了表现时代特征,男子穿着泳裤和长裤,各有不同表情、体格和发型,融合理想美和现代美;且背景依照Bazille家乡蒙彼利埃的雷兹河畔风光所绘,洋溢着早期印象派的明亮光彩。

过去戏水图以裸女居多,大众对于女体融入大自然已习以为常。巴吉尔勇于打破惯例,将八名男子的游泳、摔角、日光浴等姿态,立体活现在夏天的光影中。从前景泅水的男童,到树下宽衣的成男,个个倘佯在南法温暖的空气里。这世外桃源可能取自巴吉尔的童年回忆,或是他所想望的男性空间。整体构图安排井然有序,男子动作自持稳重,谨慎避免任何放纵、逾矩、阴柔化的成分。在当时恐同的社会风气下,裸男画需要排除正面全裸,压抑同性情欲,隐藏主流社会认定的“偏差”遐想,方能获选展示。

“为什么艺术家大多喜欢画裸女,而很少有人画裸男?”这个问题不容小觑,因为裸体画牵涉到性别和欲望、学院权威和历史画式微、美学典范转变、社会风气等层面。能够提出此一问题,也意味着21世纪初的性别意识和观看方式已更加开放多元。2014年奥塞美术馆策划了“男性/男性:从1800年至当代艺术中的男性裸体”特展,突破裸体艺术的性别藩篱和禁忌,甚为轰动。它难得集结了两世纪以来呈现男体的多种媒材作品,从医学、美学、文学、同志史、体育等角度,照见各样男性气质的定义。由此观之,裸男画虽不常见,但是男性在探索身体意象和建构自我认同方面,从未缺席。

viagra真假辨别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(金戈)

viagra的副作用

上海西地那非厂家

标签